报名时间: 开学前一个月
招收专业: 美术
学校地址: 郑州金水区纬五路经六路河南教育学院内
联系电话: 15515822116 / 13623840199
           0371-63783277
      QQ: 920057997
电子邮件: ccmsxx@126.com
联系老师: 周老师

【郑州美术培训】罗中立用线条讲故事

发布时间:2012.03.13 来源: 浏览次数:

 

《父亲》

    罗老师说,在校内修起伏路,是想带给学生一点思考,避免他们在市场面前迷失

  提起被载入中国美术史的《父亲》,不少人脑海里立刻就会浮现罗中立笔下那张充满沟壑、深邃凝望土地的脸。对这幅作品,罗中立又会想到什么?

  日前,罗中立接受记者采访说,谈起这幅作品,最先在他脑海里闪现的是:酷热的夏天,狭窄的天台,突如其来的闪电,倾盆而至的雨柱,及同窗们一张张在微弱灯光映衬下,惊恐不知所措的脸。

  艰苦而诗意的年代

  罗中立现在仍然习惯住在川美老校区,因为从他家19楼阳台上,可看见当年创作《父亲》时的工作室天台。说是工作室,其实就是一间6平方米的小宿舍间。当年,川美为了让学生能安心备战青年美展,把十余间小宿舍借给学生搞创作,两个人一间。罗中立说,那时,全国就只有一本艺术杂志、一个展览。“每个画画的人都想去参加青年美展,那是大家心中最神圣的艺术殿堂,能进入这个展览,就意味着接近成功。”

  没有风扇,更别提空调,入夜,罗中立和同学们把4张桌子搭起来,从宿舍顶层的一个小洞里钻到天台上睡觉纳凉。他形容,很像是猴子捞月。让他记忆犹新的是酷热里突如其来的暴雨,大家在熟睡中突然惊醒,抱起枕头和衣服不知所措。小洞只能容一个人爬下去,于是大家就在小洞前围成一圈,依次往下爬。楼道里微弱的灯光从小洞里透上来,映出一张张睡意朦胧而又惊恐的脸。为此,罗中立还画过这一场景的记忆画。

  条件虽艰苦,但罗中立形容那是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疯狂无比,大家在竞争式的环境里学习画画,同学间的年龄差距比较大。年龄大的有创作经验,有生活经验,小同学的基本功好,画静物、模特画得非常漂亮。两代人取长补短,相互切磋碰撞,充满诗意和乐趣。”

  寓意深刻的起伏路

  生活中,罗中立不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甚至不爱说话。很多时候,他喜欢用线条表达,比如在川美新校区大门,有一条奇怪的起伏路,这就是川美院长罗中立的创意。

  他讲创作《父亲》时的故事,他修这条路,是想在国内当代艺术市场火爆繁荣的背景下,带给学生们一点思考,避免他们在市场面前迷失。“市场是把双刃剑,它可以扼杀新人,也可以扶持新人。我希望能给年轻人一个标准、一个方向,不要为了名利,丧失了艺术的目标。走到这一步,是学校和社会的失职。”罗中立强调,好的市场未必是好的艺术,好的艺术最终会有好的市场。许多艺术大师都懂市场,精通经营,但他们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理想,这是他们在艺术史上未被删除的原因。“我想通过起伏路告诉学生,艺术之路充满曲折沟坎,也充满各种诱惑,投机取巧,急功近利不可取,长久不了。”除此,罗中立还有另外的考虑:它可以强制车辆减速,还可成为滑板、山地车的游乐场———艺术家的思考,总会穿插着一点调皮。

  不改大巴山情怀

  虽然行政事务缠身,但罗中立绝对是一个高产艺术家,以至于他在苏州举行个展时,很多人都不敢相信,罗中立居然有这么多的作品。但同时,他也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任凭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风起云涌,他一直置身事外,固执坚持自己的创作。他的视角永远落在大巴山。这让很多人很难理解,甚至问他:你为什么不画画重庆?

  罗中立有自己的理论,大巴山系列看似与重庆无关,其实息息相关。“重庆是一座很特别的城市,它的农村人口、农耕面积在4座直辖市里排在前列。大巴山系列就是对社会变革时期农民命运的关注。因为重庆这座城市的特殊性,所以我才会把以《父亲》为达标的人文关怀延续到今天。我认为,这是文化工作者的责任和使命。”

  首席记者 巫天旭

  大众与美术严重脱节

  国家队太少

  在罗中立看来,一个城市最核心的竞争是文化竞争。就重庆而言,川美可以说一支实力较强的国家队。问题是,现在重庆这样的国家队太少。“其实深挖一下,重庆籍文化人才在全国乃至国际上都有所作为的并不少,关键是,如何把这些资源统筹起来,打造重庆的文化和品牌。”为此,罗中立正在做一件事:打造中国艺术类院校首个尖子班。“在考试阶段就通过遴选,把最优秀的学生集中在一起,配备最好的师资力量,让他们成为国家队的排头兵。”

  教育范围太窄

  另一个让罗中立焦虑的是,虽然艺术学院招生火爆,但就整个社会层面讲,比例还实在太小,大众与美术的脱节还是太严重。他介绍,在国外,由于博物馆、美术馆、画廊、艺博会较成熟,人们从小学时代就开始了解美术知识。“他们清楚美术史的进程,所以对艺术的理解,都是在美术史的层面上完成的。因此面对新的艺术作品,新的艺术现象时,不会觉得另类和惊讶,也能更宽容和理解。”而在国内,目前大多数人还停留在对写实这一单一绘画形式的接受。

  拿什么来展览

  实际上,罗中立担忧的问题已引起相关部门重视,罗中立美术馆等文化设施也在紧锣密鼓建设中。而让罗中立和众多目前中国学界专家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国家花大力气建美术馆、博物馆,其藏品数量和质量,以及专业管理人才是否能跟得上?

  为重庆文化建设做点实事

  记者:川美新校区目前已是重庆文化的地标式建筑,可以预见,未来罗中立美术馆也会成为重庆文化的新地标。在你看来,它会为重庆的文化发展起到什么作用?

  罗中立:在文化建设的层面上,美术为其他艺术门类所不能替代之处,是它能起到一个美感启蒙、促进人的审美情趣的作用。我相信,通过更广义的美术教育,能够对年轻一代产生更深远的影响。

  记者:你所指的这种影响,具体在哪些方面?

  罗中立:其实说起来可以很具象。比如新校区所打造的田园景观,目前还有一些市民在油菜花没开时,就把油菜头给摘走了。我们种的树,他们用来挂吊床……诸如此类。说简单一点,有一天,大家学会在川美新校区参观时小声说话了,我觉得这种影响力就显现了。

  记者:你刚刚提到了建美术馆的必要性,也谈到了美术馆建好后的忧虑,你觉得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

  罗中立:浙江方面的经验其实可以借鉴。在财政可能的情况下,我们愿意承担这个义务,帮政府遴选、收藏一些作品。只有这样,我们的美术馆才会有东西可以放进去。而且,这些艺术品也具备了很好的文献价值,能让市民对美术有更深的了解。某种意义上讲,也可算作政府的投资。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判断和眼光,能够为重庆的文化建设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