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名时间: 开学前一个月
招收专业: 美术
学校地址: 郑州金水区纬五路经六路河南教育学院内
联系电话: 15515822116 / 13623840199
           0371-63783277
      QQ: 920057997
电子邮件: ccmsxx@126.com
联系老师: 周老师

【郑州传承】伦勃朗自画像

发布时间:2012.03.13 来源:郑州传承美术培训 浏览次数:
伦勃朗·哈尔曼松·凡·莱因(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 1606年7月15日 - 1669年10月4日)是欧洲17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也是荷兰历史上最伟大的画家。伦勃朗早年从师 P.拉斯特曼 ,1625 年在家乡开设画室。画作体裁广泛,擅长肖像画、风景画、风俗画、宗教画、历史画等。

 

 

 

论伦勃朗自画像中极端化证实因素

 

    伦勃朗是十七世纪荷兰乃至世界范围内公认的绘画艺术巨匠,在油画、铜版画和素描方面都表现出非凡的功底和成就。综观伦勃朗的艺术创作,不容忽视的现象就是他在肖像画上表现出的卓越才能,对人物的性格、心理进行了微妙传神的刻画,可谓叹为观止。而他传世数量惊人的自画像更是拉近了我们与画家的距离,仿佛通过时光隧道就可以走进伦勃朗绘画艺术和内心精神的世界。

    解读伦勃朗60多幅油画、铜版画和素描自画像,不由得被画中表现出的极端化证实因素深深吸引。那么他的自画像中极端化证实因素有哪些呢?只要考察一下伦勃朗的人生价值观,自画像风格的发展演变,就不难找出答案。

    一、受笛卡尔“我思故我在”哲学思想的启发,使伦勃朗形成了不迎合市民阶层审美习惯的艺术理念,追求艺术自由的独立人格逐渐上升为他坚守终身的人生价值观。

    17世纪是欧洲哲学、自然科学取得重大发展、发现的时期。唯物论哲学思想和科学精神的广泛传播对欧洲艺术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法国唯物论哲学家笛卡尔17世纪上半叶曾在荷兰从事研究活动,这对伦勃朗思想的影响就显得更为直接。加上出身于一个普通的磨坊主家庭对伦勃朗的薰陶,使他从小就养成面对现实,讲求实际的生活态度。他曾说:“我是磨坊主的儿子,哥哥是皮鞋匠,即使用世界上所有的丝绸锦缎,所有的雀毛花边加在我身上,都一点不能改变我。”在伦勃朗看来:我就是我,艺术就是艺术,艺术家不应该是商人。显然,勃朗是按照自己的思考去从事自己的职业,实现自我的艺术理念和人生追求。从这点可看到笛卡尔“我思故我在”哲学思想对伦勃朗的潜在影响。

    伦勃朗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从他与同学、好友杨?6?1利文斯的分手可以得到证实。“利文斯在艺术上比伦勃朗成名早,他们合作经营画室达四年之久,作品大都注明工作室标记,可见二人关系之亲密。但1632年伦勃朗与利文斯绝然分手,原因有二:一是二人的艺术趣味表现出明显的差异。伦勃朗注重朴实;利文斯偏爱华丽。二是利文斯在生活道路上采取攀富结贵的态度,一心迎合上层王公贵族的趣味,后来去英国进入宫廷,成为宫廷画家。而伦勃朗始终愿意成为一个自由的人,从不趋炎附势。“即使1642年创作的惊世之作《夜巡》不被订货人认可,宁愿遭受经济上的损失和艺术上的打击,也不改初衷,坚持自己对艺术的理解,终于成为名垂史册的艺术大家。晚年,伦勃朗在订画急剧减少情况下,生活日渐困顿,但他丝毫没有改变绘画风格的迹象,而是转向以人性化的目光解读《圣经》,画了十多幅耶稣基督的肖像和其它宗教作品,这些作品无不充满着世俗人情的温暖。基督的肖像没有宗教的神秘感,仿佛是生活中的一位善者,眼神中尽是仁爱慈祥和人道的关怀。伦勃朗就是以如此的心境追求艺术理想至死不渝,使他也化身为献身艺术的“基督”,从而在人生价值取向上烙下了追求道德内涵的深刻印迹。

    二、人生观决定艺术观。自画像真实而又形象地诠释了伦勃朗的生命状态和艺术成就。自画像也是画家的一块专门试验场,供他对自己因年龄和精神状态的不同而在相貌上产生的变化,做出最极端化的证实。早、晚期自画像中所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精神面貌和技法特征,就是极端化证实因素的具体体现。

    他一生创作了如此大数量的自画像,这在世界美术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人们不禁要问,伦勃朗为什么热衷于描绘不同时期的自画像呢?对其一生艺术实践分析后即知,他不是一个盲目自大的自恋狂,而是一个持极端生活化艺术观念,无论画什么题材、什么人物从实际感受出发,用自己的眼睛观察身边的人和事,用自己的心灵体验人生的真实状态,并用画笔艺术而又准确地把这一切记录下来。伦勃朗画父母、妻子、孩子、情人,甚至许多宗教、风俗题材的画作都是以亲人为模特创作的,而为数众多的自画像只不过是他一生“自我审视”过程中极端化证实因素的缩影。

    伦勃朗最早的一幅自画像绘于1628年,最后一幅作于1669年,长达41年的自画像创作,俨然是伦勃朗亲手为自己绘制的“画传”。帕斯卡?6?1波纳克斯就说:“画家画自己肖像的历史是绘画自身的历史,它回答的是:谁为谁画了什么?”可以说,伦勃朗画了自己41年岁月的生命变化,真实地记录了他绘画技法的演变过程。为了揭示伦勃朗自画像中的极端化证实因素,我们不妨分三个时期对其自画像创作加以研究,即莱顿时期(1628-1632),十年幸福时期(1632-1642)和中晚年时期(1642-1669)。

    莱顿时期(1628-1682)是伦勃朗自画像创作从起步走向成熟的准备时期,虽只有三、四年时间,但却为后面的自画像创作积累经验,打下了扎实的技术基础。1628年的第一幅自画像(油彩木板?6?122.6×18.7cm?6?1阿姆斯丹国立美术馆藏),可以看作是伦勃朗表现光影对比的练习之作。但刻意追求画面精细和光影效果的痕迹明显。1629年的自画像(油彩木板?6?137.9×28.9cm?6?1海牙莫里斯邸宅美术馆藏)是一个文雅自信、仪表堂堂的青年,精心处理的光影对比适度,别致的穿着使画家气度不凡,细腻平滑的笔法极其写实,使画作精美且富有生气。1631年《穿东方服装的自画像》一方面展示了画家对异域服饰的喜爱,一方面也看到对明暗处理更加得心应手。这时期的自画像既是伦勃朗直率、真诚、自信精神面貌的再现,也是他运用卡拉瓦乔式明暗法塑造自我形象的探索,表明了伦勃朗在自画像中实验他精巧技法的极端化证实因素。

    十年幸福时期(16321742)是伦勃朗在艺术、爱情和经济上都值得自豪的时期。1632年创作的群体肖像画《杜普教授的解剖学课》取得了巨大成功,这不仅标志着伦勃朗艺术创新走向成熟,也极大地提高了他的声誉,订画接连不断。与莎丝吉雅喜结连理,更使他在爱情生活里如沐春风。16351636年的自画像(又名《酒馆中的浪子》油彩画布?6?1德累斯顿国立美术馆藏),既是他幸福生活的写照,也表现了他在自画像创作中超凡的想像力和创造性。1636年《在莎丝吉身旁的自画像》(铜版画?6?110.4×9.5cm?6?1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美术馆藏),虽画幅很小,但他仍用精巧的铜版画形式和明暗对比,描绘出莎丝吉雅的文静端庄和自己的冷静执着。1640年的自画像身着16世纪风格的服饰,目光凝重。此画注重神情刻画的同时力求细节的写实,这是他第一次用“伦勃朗”签名油画自画像,充分显示出他在艺术上的成熟和自信。这十年是伦勃朗一生最幸福的十年,但相继夭折三个子女的精神痛苦,仍能从1636年和1640年的自画像的神情中找到。这时期是伦勃朗自画像创作的过渡时期。

    中晚年时期(16421669)的自画像,伦勃朗以娴熟的表现方法不加修饰地描绘真实的遭遇和心境,画作传达出的精神力量尤其感人心魄。英国美术史学家肯尼斯?6?1克拉克在他的著作《伦勃朗序说》中写道:“即使是对绘画没有任何兴趣的人,也会被他作品中那种其它画家作品中无法见到的形式所感动。他似乎一直挖掘到人生的根源,并将自己的内心世界展现在我们的面前。”1642年对伦勃朗来说是极其苦难的一年,爱妻莎丝吉雅的溘然而逝已使他情感痛苦到了极点,而忍受悲痛创作的巨幅油画《夜巡》(油彩画布?6?1363×437cm?6?1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藏)、虽代表着他艺术创作的最高成就,但订货者和舆论的一致责难,更使他的精神生活雪上加霜。也许精神上的痛苦使他无法面对自我,40年代伦勃朗很少画自画像,而是把精力转移到《圣径》系列作品的创作。如1640年的《圣家族》(油彩木板?6?141×36cm?6?1巴黎罗浮宫美术馆藏),1645的《圣家族与天使》和1646年的《圣家族与猫》(油彩画布?6?146.5×68.5cm?6?1卡塞尔国立美术馆藏)等等,表明他人性化解读《圣经》过程中对人生的理解和亲情的寄托。从此,伦勃朗在自画像中更加重视生命内涵中精神层面的表现。

    五、六十年代,订画的减少导致经济状况持续恶化甚至破产,这一切反而把伦勃朗彻底从世俗化的纠缠中解脱出来,使他更自由地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用画自画像的形式来实现他的艺术理想,摆脱生活困境。这一时期伦勃朗留下的自画像很多,幅幅堪称精品。1652年自画像(油画布面?6?1112×81cm?6?1维也纳国立美术馆藏),轻皱眉头,脸部肌肉开始下垂、两眼间已有很深的皱纹,但双手插腰的姿态,依旧有神的目光,仍透露出倔强的性格和不凡的精神状态。1658年伦勃朗被迫宣布破产,自画像(油彩布面?6?1133.7×103.8cm?6?1纽约弗利克收藏)真实地描绘了他此时的心境。虽目光有神,透出坚强,但苍老的神态,落迫的衣着能感到他所承受的沉重打击。1661年的自画像(油彩画布?6?1114.3×94cm?6?1伦敦肯任邸宅藏),我们看到的则是画家作画永恒瞬间的记录。手握调色板、画笔和腕仗的姿态和神情,展现了画家的职业尊严和不放弃理想的信念。1668年面带笑容、和霭、可亲的自画像(油彩画布?6?182.5×65cm?6?1科隆瓦勒夫瑞沙兹藏),那笑容既令人感动、又使人心酸。感动的是似乎画家对自己在艺术上的终生追求没有丝毫的遗憾而深感欣慰,心酸的是仿佛画家对自己一生的荣辱、悲欢已能泰然处之而又不得不面对死神的降临。这是含泪的笑容,是伦勃朗对命运之神的嘲讽。1669年的自画像(油彩画布?6?163.5×57.8cm?6?1海牙莫里斯邸宅美术馆藏),或许是伦勃朗最后一次直面镜子“自我审视”。虽然即将走到生命的终点,但神情从容镇定,“伦勃朗式”的目光依然炯炯有神,明暗对比响亮的用光效果使自画像倍显庄重,伦勃朗以此为其充满悲剧美的一生画出了艺术句号。

    对比伦勃朗早、晚期自画像在表现技巧上的显著差异,折射出明显的极端化的证实因素,突出体现在两上层面,即早期自画像侧重于绘画技法的训练,而晚期自画像则倾向于表达生命的内涵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伦勃朗早期的自画像深受卡拉瓦乔式风格的影响,用光大胆,明暗对比强烈,大有把自己置身于舞台灯光的氛围之中,表现出刻意追求光影效果的倾向。用笔上主要采用平涂法,画面光滑而不露笔法,笔触呈现出精确、缜密、细腻、典雅的特点,加上构图上的稳定、均衡、伦勃朗从古典主义中汲取了适当的营养以丰富自己的绘画技巧。服饰上追求时尚新奇、姿态上流露出自我欣赏的趣味,展示出画家自豪的心态,使自画像具有了形式上的美感。晚年的自画像与早期的迥然不同,随着伦勃朗生命体验的不断加深,他以近乎速写的风格极端化地展现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晚年自画像中的技法已完全成熟,用笔无拘无束,得心应手,苍劲简捷中包含着深远的含意,把心灵的感受通过情绪化的笔触表达出来。用光上也一改往昔,更加具有主观性色彩,正如法国人保罗?6?1菲欧伦所说:“他的光出自他本人,他的头脑和他的心。它是代表心灵、爱情、智慧与感觉,也更胜于太阳的光芒。”背景用色上轻染淡抹,人物造型上色彩凝重堆积,在心灵之光的映衬下画面突显厚重而立体,深暗的背景空间与人物面部小面积的聚光部分形成强烈的对比,使伦勃朗晚年深深的焦虑、顽强的意志和悲剧性的孤独都写在他那饱经苍桑的脸上。非凡的艺术素养使伦勃朗对生命的洞察力愈显敏锐,娴熟的绘画技巧使他更能深刻地探索自己的精神世界,以“我思”表现“我在”的艺术追求对伦勃朗来说从未停止,直到生命的终点。勃朗晚年的自画像不仅是自己生命状态的写照而且也映射出人类命运的某些共同感受,从而表现出感人至深的精神美。

    我国北宋文学大家苏东坡以“大凡为文,当使气象峥嵘,五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的精辟见解阐述为文之道,我们不妨以此来解释伦勃朗早、晚期自画像风格的演变,大概也是恰当不过的。也就是说:“气象峥嵘”指伦勃朗早期自画像中所表现出的扎实的绘画技巧和意气风发的向上精神;“乃造平淡”指他晚年绘画技艺达到炉火纯青境界后的风格蜕变,这一蜕变是他艺术修养和精神追求在自画像实践中升华的结果。可以说,从“气象峥嵘”到“乃造平淡”是伦勃朗自画像创作中两个极端化证实因素的突出表现。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